筆趣島 > 天堂派出所 > 第三百四十八章:妖妖壹的往事

第三百四十八章:妖妖壹的往事

  兩個老人顫顫巍巍的來到了兒子的墓碑錢,為兒子帶來了他最愛吃的飯菜和水果。

  “兒啊,告訴你個事兒,你可別怪爸媽,英子帶著寶寶走了,你別怪我們沒有攔著她吧,你知道我們也不想她走,可是咱也不能看這對不對,她還那么年輕,不能耽誤人家一輩子吧,只是那小寶,我們是真的舍不得……!!”

  說到這里,妖妖壹的媽媽是淚流滿面,悲從中來,兩個老人是哭的泣不成聲。

  “那小寶可是我們的心頭肉的,現在她倆都走了,我們也算了無牽掛了,所以我準備和你爸回到鄉下去……。”

  講到這里,妖妖壹的媽媽忍住悲傷,擦干眼淚,又繼續說道。

  “城里的房子我們就租出去了,等什么時候英子帶著寶寶回來,我們就把鑰匙給她,以后是賣是租都由她做主。”

  說到這,妖妖壹的爸爸拿著酒杯,倒了兩杯酒,然后一杯撒在地上,一杯自己喝了下去。

  然后他對著妖妖壹說道:“我們老兩口已經寫好了遺囑,等我們百年之后,所有的房產還有存款,都留給英子還有寶寶,雖然我們知道英子她不外乎這些,但是我們只希望小寶以后,可以過得舒服些。”

  說到這里,妖妖壹的媽媽點點頭:

  “是啊!也不知道英子的老公那邊條件怎么樣,給她的錢她也沒帶走,留了電話,讓她到了那邊跟我們聯系,她也一直沒回,兒子你要是在天有靈你就多保佑英子和你的孩子,一切平安順遂吧。”

  說完他的媽媽為他把水果都一一剝了皮,把菜都擺好放在了跟前。

  “不要擔心我們老兩口,政府已經為我們修好了房子,等我們回去以后,種點菜養點雞,這樣的生活,一直都是你爸爸想要的,所以也算是隨了他的心愿吧。”

  妖妖壹的父親苦笑:“是啊!之前一直都在想,等你成家立業以后,我和你母親就回鄉下去種菜,養雞養鴨,過我們想過的田園生活,只是我沒想到,現在會是這個樣子,我們的晚年生活竟是如此……!”

  聽到此處,看到自己白發蒼蒼的父母,妖妖壹悲從中來,忍不住蹲在一邊大聲哭泣。

  自己從來都沒有想過,會有這么一天,好想走出去抱抱自己的爸媽,告訴他們不要在難過了,一切都會好的,一切都會過去……!

  可是現在他什么都做不了,就連這簡單的擁抱,和安慰都做不了。

  他不能繼續在父母面前盡孝了,他不能走再為他們擦去眼角的淚水。

  撫慰他們內心的痛苦,一直眼睜睜的看著父母遠去的背影漸行漸遠,從那天起,他就再也沒有去過自己的墓地。

  因為他真的不忍心看到父母的眼淚,妻子那迷茫的眼神,每次一想到最后一次在墓地見到父母的場景,他都心如刀絞。

  他恨老天為何如此不公平,為什么做一個好人就那么難,而壞人依舊可以逍遙法外,活的自由自在。

  說到這里,他苦笑著又喝了一杯酒,聽到他故事的幾個人,也都留下了傷心的眼淚。

  許是從他的身上看見了自己的影子,也許是想到了自己的父母和家人。

  竟然都低聲的哭了起來,看著自己的好哥們如此的傷心,宇文楓本想安慰幾句。

  可是傷心是會傳染的,尤其是在酒精的作用之下。

  妖妖壹看著他們舉著酒杯說道:“哭啥都哭啥?有什么大不了的,看看哥們我,什么都不想豈不是活的很好。”

  妖妖貳擦擦眼淚然后喝了口啤酒說道:

  “你越是不在意,證明你越在乎,越是想忘記說明你越忘不了,那你又何必裝逼,真實點不好嗎?”

  妖妖壹搖著頭回答:“忘不掉又如何?莫非你還能掀開棺材板,跑出去不成,死了就是死了,那就別有太多的想法,否則就是庸人自擾,自找不痛快。”

  宇文楓打住他們的話,說道:

  “好了,想哭就哭吧,別憋著,平時我們大家都偽裝的太累了,今晚你們有什么話,有什么想法盡管說,想哭就哭吧,都別裝。”

  妖妖陸回答:“對啊!都別裝,你們自己說說,咱們現在在這里,沒有家人,沒有父母,唯有和哥們們在一起,才會說說知心話,何必呢是不是……!”

  聽到這里,一直沉默著沒說話的妖妖肆說道:“是啊!我就敢大聲的說,我想家了,我想我媽了。有什么嘛,人之常情,誰都別笑話誰……。”

  大家推杯換盞,各自說著自己的心事兒,一直喝到了凌晨三點多,幾乎連站起來都有些困難了,才肯罷休。

  今晚他們把所有的心里話都倒了出來,眼淚也都流盡了,最后還是由比較清醒的夏雪薇,叫來幾個鬼差。

  將他們一一開車著車送了回去。夏雪薇不是沒有喝,而是喝的比較少,因為她怕喝多了,回想起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

  還有就是她看大家都喝的比較多,總要有一個人留下來收拾殘局不是。

  宇文楓此刻也喝的有些大,此刻他正躺在夏雪薇的懷里,說著一些不著邊際的胡話。

  一會兒哭一會兒笑,夏雪薇心想,大概他也是想到自己的家了吧!

  忽然宇文楓起身,親了下她的臉頰,夏雪薇的一下子就紅了。

  宇文楓緊緊盯著她的臉,看的她心里有些發毛。

  忽然宇文楓口袋里的那塊石頭說話了:“平時看起來,一本正經的,原來也不是什么好東西。哼……!垃圾。”

  夏雪薇聽到這里,很好奇,他并不知道宇文楓和那塊石頭的事情猛然聽到這個聲音,將她嚇了一跳。

  喝醉了的宇文楓倒是顯得很鎮定,他從兜里掏出那塊石頭說道:“你要是在胡說八道,你信不信我一下子把你丟出去。”

  石頭里的女人冷哼一聲說道:“有本事直接丟,別墨跡。”

  宇文楓陰笑:“呵呵扔了你太便宜你了,這樣我把你送給我師傅,讓你去給他老人家解悶,你看如何?”

  宇文楓知道,這塊石頭最討厭的就是法海,只要兩個人一見面,那肯給會吵的不可開交。

  女人聽到宇文楓的威脅回答道:“你倆別得意,等老娘出去,有你們好看。”

  “那就等你出來再說吧。”說完宇文楓又把那塊石頭揣進了兜里。

  夏雪薇屁股對這塊石頭很感興趣,因為她還從來沒見過會說說話的石頭。

  她很想知道這塊石頭的來歷,還有她的故事……!
江西快三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