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島 > 無雙魂印 > 第二百五十二章 小姐?

第二百五十二章 小姐?

  對于伍千斤剛才的質疑,蒼茫并不覺得有什么不對,換做自己是伍千斤,也不得不鄭重考慮。

  伍千斤若是能得到蒼茫的助力,這次小靈山爭奪賽十拿九穩,若是蒼茫不參加,這場比賽的變數可能會很大。

  這場小靈山爭奪賽對伍千斤有多重要,看伍千斤所做的努力就能知道。

  在這種情況下,伍千斤能夠提出遵從蒼茫的意愿,其實已經很為他著想了。

  小靈山秘境對蒼茫來說也是勢在必得,至于焦遠丹柏之后會不會找自己的麻煩,又會不會牽扯到他的那位義父,蒼茫完全不放在心上。如果真的會有麻煩,大不了對焦遠丹柏施展一次《迷神訣》。

  為了小靈山秘境,這樣的代價蒼茫是愿意付的。

  焦遠丹柏雖然討厭,但不得不承認,這家伙還是挺有才的。

  最起碼他玩弄人心的手段蒼茫很欣賞,讓這樣的人給自己做狗腿,也未嘗不是一種助力。

  伍千斤看著伍千里,心中難受與緊張,伍千里的經脈受損,若是一個處理不當,可能留下終身的遺憾。

  伍千里是家族的希望,家族的寶貝,伍千斤平時雖然對伍千里頗為嚴格也打也罵,但終歸是為了伍千里好。

  而如今,焦遠丹柏竟然敢對伍千里動手,這就觸碰到了伍千斤和家族的底線。

  憑這一件事,伍千斤就絕對不會放過焦遠丹柏,只是具體該如何做,伍千斤暫時還沒有主意。

  伍千斤蹲下身子,要將小胖子抱起,小胖子疼得慘叫出聲。

  伍千斤訓斥道:“男子漢,忍著點兒,帶你回去療傷。”

  伍千里強咬著牙,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上滾落。

  蒼茫出言道:“伍大哥,千里的經脈受的這些損傷我能治,你就把他交給我吧。”

  “你真能治?”

  “當然,傭兵工會和丹會的淬體酒就是出自我手,那東西就能治好千里。”

  “老大,你是要收留我嗎?”

  蒼茫無語,這怎么就成了收留了呢?

  就聽伍千里又道:“哥,我可以住在老大這兒嗎?”

  伍千斤想了想,如今有三位皇子和拓跋大人住在城主府,小胖子整日在他們面前晃,伍千斤也怕這小胖子又闖禍。將他安置在蒼茫這里,也是一個很不錯的選擇。

  “那就麻煩小蒼了。”

  “伍大哥客氣了,畢竟千里這次受傷也是為了我,照顧他是應該的。”

  伍千里聽到蒼茫這么說,高興地不得了,老大這是承認他了嗎?

  經過這一次的事情,蒼茫確實接納了伍千里,雖然伍千里這人有些不穩重,嘴巴不把門,時不時就會闖禍。

  但他也是很有擔當的人,這次的禍雖然間接性是伍千里闖的,但他敢為了蒼茫去得罪實力遠高自己的焦遠丹柏,就說明小胖子是很講義氣的。

  照蒼茫之前對伍千里的印象,只要是打不過的,這小子絕對會溜得遠遠的,但這次卻沒有,顯然是豁出去了,這已經足以讓蒼茫信任他了。

  只要伍千里是真誠可靠的,諸如那些愛吹牛之類的小毛病都是小事,可以慢慢改掉這樣的習慣。

  伍千里只是缺乏社會經驗,等他明白不是誰都可以信任的,那他自然就會知道什么能說什么不能說。

  伍千斤點頭道:“那好,千里就交給你了,交給你我也放心。我城主府還有事,就先走了,若是有什么麻煩,記得要到城主府來找我。這小子若是闖禍,你就收拾他,不要跟我客氣。”

  “哥,我怎么會闖禍呢?你還不了解我嗎?”

  知道伍千里的傷可以治愈,伍千斤的心情也就放松很多,冷然地一笑:“我就是太了解你了。”

  伍千斤將伍千里交給了蒼茫,自己則是立刻趕回了城主府,幾位皇子的飯食還等著他去做呢。

  伍千里被蒼茫和風院長扶進了家,并讓春蘭和秋菊給伍千里安排了房間,他就這樣在蒼茫家里住了下來。

  此時的伍千里盡管受了傷,但心情卻是愉悅的,他能感覺到,蒼茫已經接納他了。

  想到這里,他的臉上就不自覺的掛起了笑容。

  蒼茫看了他一眼,頓時想逗逗他,便說道:“忘了告訴你一件事,南宮雨柔可是經常來我這里的。”

  一提到南宮雨柔,伍千里整個人都僵硬了。

  看著伍千里的表情變化,蒼茫內心一陣舒爽。

  取出了一瓶百草淬體露交給伍千里,并告訴了他該如何用藥。

  伍千里感受到了百草淬體露的功效后,對蒼茫更加佩服起來,并且賭咒發誓,絕對不會在將這些事情告訴其他人,哪怕是他哥。

  時間距離小靈山爭奪賽還有兩天。

  用過幾次百草淬體露以后,伍千里已經可以很自由的活動了,甚至擔負起了一家人的飯食。

  有了伍千里的到來,小黃也算是飽了口福,對這小胖子越發順眼起來,全然放下了在昆凌山脈內,小胖子想讓它去引走遁土蜥蜴的事情。

  天已經黑了,院子的大門早已關閉。

  梆梆梆~

  一陣敲門聲響起,剛剛還興致勃勃地和蒼茫說話的伍千里,整個人的毛都立了起來。

  因為他聽蒼茫說過,南宮雨柔一般都是晚上過來。

  “老大,我先回房間去療傷了,沒事不要打擾我。”

  說著就已經腳底抹油溜走了。

  胡漢三聽見敲門聲,馬上跑去開門,當他看見眼前之人的時候,整個人都呆住了:“小姐,你怎么回來了?”

  蒼茫見胡漢三去了半天,都沒有帶人進來,好奇之下主動過去看看。

  “胡漢三,誰來了?”

  “公子,是小姐回來了?”

  “小姐?”

  蒼茫對胡漢三這個稱呼感到有些陌生?這個稱呼是不是有點兒太親近了?自己好像沒有與誰有這樣親近的關系呀!

  當蒼茫來到門口,看到了門外之人的時候,蒼茫也是愣住了。

  這是一名美貌的女子,身邊還跟著幾位侍從,只是這女子眉目間總是帶著一絲愁苦。

  這個女人蒼茫只見過一面,但并不妨礙蒼茫一眼就將她認了出來。
江西快三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