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島 > 無限諜影 > 第八十一節‘歷史’是由勝利者來書寫的(一)

第八十一節‘歷史’是由勝利者來書寫的(一)

  王動重新回到克隆人的聚居點,將與哥達先生見面的情形簡要的與同伴作了交流,然后眾人一起靜待田中良樹的到來。

  不過讓人走眼的是,田中良樹竟然失約了,他原定的第二天晚上再來,竟然沒來。

  這讓輪回者們有點意外,難道對方反悔或是出什么事了?

  一番商量下,王動決定冒險再等一天,同時,通過那對克隆人夫婦再向解放陣線要求聯系。

  解放陣線那邊還沒有回音,倒是哥達先生按照答應的要求,派了一個車隊送來了一批物資和裝置。

  車隊也不明白自己的老板為什么要給這個克隆人聚居點送這些,領隊的人將貨物卸載在村中一片空地后,跑來向王動打了招呼,然后就返回了。

  王動有點哭笑不得,哥達先生這里沒出意外,反倒是把握本來更大的解放陣線這里出了問題。

  輪回者們已經決定如果今夜過后,田中良樹仍然不現身,那王動的所謂謀求追加獎勵的計劃就可能泡湯了。

  不過這個泡湯肯定會有損于眾人在魯道夫那里的形象,你們一陣忽悠,撩起了魯道夫的野心,還口口聲聲愿為人作前驅,現在弄成這樣,在魯道夫那里的印像肯定會大打折扣的。

  更重要的是,王動想利用克隆人為魯道夫在政治上崛起的計劃必定大受挫折,原本解放陣線是可以用來幫助魯道夫的。

  但世事之奇妙還是遠出眾人想象之外的,就在這最后一夜時,那位田中良樹又現身了。

  王動按他的請求,在他現身后,單獨與他來到一座居屋繼續交流。

  “你看到了,我已經說服哥達先生,對你們的第一批物資和裝置已經到了,雖然不是什么真正用于調制的精密裝置,但這是誠意。”王動若無其事,對對方之前失約的事一點都不問,仿佛根本沒發生一樣。

  “我看到了。”田中良樹下意識望了一眼放置物資的方向,眼中出現一絲歉疚。

  那些物資和裝置他都看到了,裝置的確不是什么精密儀器,也與調制無關,而是一些可以用于基礎建設的裝置和零件,比如其中一些可以組裝成一部挖掘機。

  要建立一個隱密的調制實驗室,克隆人熟悉野外,要找到這樣的地點是辦得到的,但是他們手上連可以用作大型基建的設施都沒有,也沒有可以生產這些東西的能力。

  所以哥達先生先送來的是這些,意思是讓克隆人也表示一點誠意,把合適的地點找到并建設起來,他才會再下注,進一步送來配置調制實驗室的裝置。

  田中良樹略一躊躇,然后道“我對昨天的失約道歉。不過我并不是想放棄和你們的約定,而是思前想后之后,我將與你們的約定告訴了一個人,請他幫我參詳參詳。他沒有反對,或者說,只要他沒有找出你們有害克隆人的地方,即使不同意,鑒于你的誠意,我都會遵守先前的約定,嘗試進行合作,我們解放陣線是有信譽的。”

  王動瞳孔微縮,但面上依然不動聲色,“你完全可以放心,與你約定的是魯道夫上校,他很快就會以戰斗英雄的身份返回德奧興亞,以后就是他自己決定,再通過法斯特隆和你們聯系。”

  王動反正是做完這一波就走,對魯道夫忽悠的計劃并非虛假,也有一定的操作性,但是后續是魯道夫自己的事,看他能不能按自己設想的道路走下去了。

  眼前,他通過欺騙手段,空手套白狼一樣,從哥達先生、田中良樹處先后完成牽線搭橋,就只是想在離開前做成一波,得到更多的調制資料,這關系到他以后在巫師世界的發展。

  至于之后哥達先生發現自己女兒其實沒懷孕,不知會如何憤怒,他精明一世,本不是這么容易被騙,但關心者亂,被自己女兒支支艾艾的態度弄亂了心境,才會上當,當然這也是因為就算上當,他送出的這些什么物資在他根本不算什么。

  等魯道夫陪伊莉莎白回來后,他發現真相也遲了,到時亂七八糟的局面,是不是會妨礙魯道夫的發展,王動也顧不得這么多了,他相信以魯道夫原本銀河帝王的氣運之子身份,不可能連這點麻煩都搞不定。

  就算真搞不定,眼前這一波得手,目的也就達到了。

  總之是先做個套,先把哥達先生和田中良樹他們騙上船再說。

  唯一有點意外的是,田中良樹把約定告訴了別人,這個別人,肯定不是指的克隆人,但卻能影響克隆人和田中良樹的人。

  那么這個是誰,已經呼之欲出了。

  果然,田中良樹深吸了一口氣道“你既然是摩根教授的朋友,那么你應該知道,我們在精神和理論上有一位導師,康明內森先生。沒有他,就不會有如今的解放陣線,我們最多只是一群胡亂碰撞的蒼蠅,而不像現在這樣有理想、有目標。”

  “沒有關系,我完全理解。”王動大方的道,“但我對你們真的沒有惡意,我承認有一定程度的利用,但是大家是互惠的,所以這是合作,我,和我代表的魯道夫上校對你們也是有用的,只要魯道夫上校能順利走上政壇,他會實現他的諾言,因為他需要一個嶄新的政治基本盤,他理想中的革新和你們的目標與理想有部份是重疊的,我想你能明白。”

  “我明白。”田中良樹點頭道,“所以我決定只要康明內森先生不認為你們有損于我們的地方,我都會合作。不過他到底是我們的導師,他雖然沒有反對我們與你合作,但卻提出了一個要求,只要你能滿足這個要求,我們之間的合作立即就可以開始了。”

  “什么合作?”王動皺眉道,對其他人他多少都有預案,但唯獨對這個康明內森先生他是沒預案的,因為他連對方的身份都不清楚,像輪回者又不像輪回者,似是而非,關于對方的信息太少。

  “他要見你一面,單獨的和你見上一面。”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江西快三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