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島 > 泰坦挽歌 > 第三百一十六章 我們中出了一個叛徒

第三百一十六章 我們中出了一個叛徒

  被炸開的大門可以直接看到內部的部分景象,歪倒在地上的椅子和同樣殘損的會議桌之間尚且殘留著一些血跡。

  里昂心中產生了一種不好的預感,全身的汗毛都逐漸豎了起來。

  據他所知,有資格參與這場會議的人最少都是魔導師,參會者立于蒂塔共和國頂點的大人物。

  以魔導師和大魔導師的能力,就算遭遇突然襲擊,想要躲掉也不是什么難事,但眼前這些血跡……

  早就全副武裝的里昂小心翼翼的推開破損的大門進入室內,內部一片昏暗,除了窗外傳來的點點火光外,完全看不到魔導燈的光芒。

  “有人嗎?格里高利院長?”

  “呃……”

  從墻角傳來的呻吟聲吸引了里昂的注意力。

  “光亮術。”

  一個小小的光球懸浮在里昂頭頂左上方,一名長袍被染上大量血跡的男子出現在他的眼前。

  里昂警惕的觀察了一下,這名法師的領口別著大法師徽章,由于他垂著頭,里昂看不清他的樣貌,只能通過聲音判斷對方是男性。

  這名男法師的胸口偏右位置有一個顯眼的貫穿傷,從他背靠的墻壁染上的血跡來看,應該是某種尖銳物體直接貫穿了他的身體。

  里昂使用魔力掃描了一下室內,除了此人外,這里再無其他人存在。

  蹲下身來將盾牌立在地上,里昂一邊施展不怎么熟練的治療法術嘗試對對方療傷,一邊提高聲音向他搭話。

  “振作點,你能聽到我說話嗎?”

  “唔……”

  這名受創不輕的法師感受到胸前傷口處傳來的溫暖觸感,艱難的抬起頭,那是一張讓里昂略感熟悉的臉龐,應該之前在哪里見過。

  “是萊昂納多大法師啊,咳咳!”

  一句話還沒說完,這名男子突然痛苦的咳嗽起來,鮮血從他口中濺射而出。

  里昂眉頭緊皺起來‘不妙,肺部受到了嚴重創傷,越說話他就會越痛苦。’

  “嗬……嗬……”

  這名中年法師艱難的呼吸了幾下,里昂能從中聽出明顯的漏風聲。

  “咳……不必麻煩了,我失血過多,已經沒救了。”

  這名大法師用染滿血污的手按住里昂持續釋放治療術的右手。

  “咳咳!請……聽我匯報情況。”

  里昂心中暗暗嘆了口氣‘不愧是資深的大法師,在這種絕境之下依然能保持冷靜,對自己的身體狀況掌握得非常到位。’

  經過一番腦內查找,里昂回憶起了這名中年大法師的身份。

  “杰姆斯大法師,我在聽,請說,這里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大魔導師們呢?”

  杰姆斯是星辰之塔內的重要職員之一,主要負責星辰之塔高層重要區域的安保,以前里昂曾經見過他幾次,雙方算得上是點頭之交。

  “咳……”

  杰姆斯靠在墻上虛弱的半閉雙眼“大魔導師們的去向我也不清楚,我唯一知道的是,在場的……咳咳,最高決策者中,有人叛變了。”

  里昂愕然的驚呼道“什么?!”

  杰姆斯苦笑著指了指胸口的血洞“這就是我聽到爭吵和打斗聲,貿然推門進入的后果,我甚至……咳咳,沒看到是誰攻擊我。”

  里昂勉強壓下心里的驚駭,努力保持著冷靜的問道“杰姆斯大法師,你在進入會議室時有看到什么有用的線索嗎?”

  “咳……這正是我要……咳咳!告訴你的。”

  杰姆斯的咳嗽和喘息越來越頻繁,里昂能感受到,他的生命力正在迅速流失。

  “我在半小時前進門時……聞到了濃烈的硫磺味,應該是有人,嗬……召喚出了……惡魔!”

  “同時,我感受到了室內的空間波動,叛徒……應該是轉移……”

  “嗬……嗬……”

  身受重傷的杰姆斯艱難的留下最后半句話,里昂眼睜睜看著他只能出氣無法再吸氣,最終滿是痛苦的圓睜雙眼,徹底失去了全身的力氣。

  “哎~”

  里昂伸手將杰姆斯法師睜開的雙眼闔上“愿你的靈魂能在死后抵達奧秘賢者的圣殿,繼續自己未完成的真理追求。”

  抱起杰姆斯的尸體離開會議室,里昂故意觸發了會議樓層的外圍的警報系統,很快就有一隊灰袍守望者乘坐魔導升降梯來到現場。

  “這是!”

  看到眼前的慘狀,所有灰袍守望者臉色同時劇變,顯然他們也清楚這間會議室內的大人物有多么重要。

  這群灰袍守望者中恰好有一個里昂認識的人,正是本年才從奧里奇學院畢業的薩多蘭,前奧里奇學院守衛。

  “里昂老師?這到底是……”

  里昂搖了搖頭“我來的時候,這里就已經是這幅樣子了,杰姆斯大法師只來得及留下最后的遺言就……”

  為首那名中年守望者蹲下身來檢查了一下室內的血跡“確實如萊昂納多大法師所言,地上的血跡已經開始干涸,事件發生應該已經過了一段時間。”

  “考慮到萊昂納多大法師到達塔內的時間,可以排除他下手的可能性。”

  “托尼隊長!”

  “沒關系,我不在意。”

  里昂揮手打斷了薩多蘭的話“身為保衛密斯提安全的灰袍守望者,這點懷疑是應該有的,薩多蘭,你小子還太嫩,多跟你家隊長學著點吧。”

  “額……”

  被稱為托尼隊長的那名守望者有著剛毅的面容,氣質比較冷硬。

  大概檢查了一下現場,他略微抽動鼻子,似乎聞到了什么異味。

  “這是……硫磺?”

  “沒錯。”

  里昂目送幾名守望者帶著杰姆斯的遺體離開,重新邁步進入會議室說道“杰姆斯大法師臨終前提到過,他進門時大概是在30分鐘前。”

  “開門的瞬間他就遭到了不明人物的攻擊,同時他聞到了室內濃烈的硫磺味。”

  “根據他的判斷……我們的最高決策者中出現了背叛者。”

  托尼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他有看到對方的相貌嗎?”

  “沒有,杰姆斯法師進門時,叛徒正好發動傳送術離開。”

  “現在的問題是……”

  里昂皺眉打量了一下半邊完好半邊狼藉的會議室“除了那名叛徒外,在場其他幾名參會的人呢?”
江西快三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