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島 > 我有鈔能力 > 章一四九 鹿死誰手

章一四九 鹿死誰手

  林帥是秦虎手下一個比較狠辣的角色,東北人,今年二十七八歲,十三四歲就隨著家人來到了美國舊金山,不好好上學,從小就在唐人街混,二十一二歲那年,秦虎也剛剛來到唐人街,就混到了一起。

  也可以說是收下了林帥。

  按理說他比其他十三太保還要有資格,要有資料,但他卻有個致命缺點,沒什么腦子,一直都是敢打敢沖的角色,就跟在黃輪身邊,是個打手一般的存在。

  但也無人敢惹。

  上次韓立不告而別,秦虎手下可用之人就不多了,考慮了好幾個人選,最后才選擇林帥,就是因為林帥的性格,太莽撞,不好當獨當一面的老大。

  但林帥跟了自己這么久,也不好總壓著他,經過黃輪幾個老人的提議,秦虎就同意了,讓他干著試試,所幸,經過這么多年的歷練,林帥也不是白癡,知道怎么為人處世。

  在酒吧就也混個還算可以,平穩度過了。

  而且由于兇名在外,知道他是個能打能殺的角色,鬧事的就也不多,位置坐的非常平穩,今天看到韓立,那自然是氣不打一處來,上去就要推搡韓立,“你給我滾蛋。”

  結果。

  小崔出手了,一下子擋住了他,順勢一下,打開了,“你把手放干凈點。”

  “哎呀,小矮子,你是誰啊。”

  林帥不認識小崔,咬牙怒道:“給我滾蛋。”一巴掌就拍了過來,按照他的體格,打小崔,完全可以說是一巴掌拍死的感覺。

  高了將近一頭呢。

  但小崔不是白給的,一個反關節的擒拿,直接就給林帥的胳膊,擒拿住了,快準狠,非常漂亮。

  “哎呀,我草,疼,疼。”

  林帥傻眼了,一瞬間就形成了這樣,瞬間嚇傻了,嚷嚷起來,反關節疼痛無比,整個人都擰巴的快跪下了,“你給我松開,松開。”

  還嚷嚷呢,“你們干什么呢,給我上啊。”

  叫讓自己的小弟,讓他們趕緊幫忙。

  “小矮子,我揍死你。”

  “干他。”

  “敢動帥哥,找死啊。”

  一伙人一擁而上。

  “在動我就擰斷你的胳膊。”

  小崔一用力,知道自己該干什么。。

  “哎呀,我去, 別動,別動,疼,疼。”

  林帥立刻告誡自己的手下,別亂動了,腳下一軟,膝蓋一松,還單膝跪在了那,一下子狼狽不堪的毫無招架之力了。

  “老大,老大。”

  “你趕緊把帥哥放開。”

  這下,那群小弟,不管亂動了。

  林帥自己也覺得顏面無光,但反關節疼的嚇人,只得咬牙嚷嚷道:“你,你們他媽的想干什么啊,這是洪幫的地盤,這是虎哥的地盤,韓立,你難不成想和虎哥做對嗎?”

  “拉大旗,扯虎皮啊,哼哼,你少來,我對虎哥沒有任何的不尊敬,是你,你小子先動手的,我來這里,也只是看望看望朋友而已。”

  淡淡一笑。

  韓立把話說的干干凈凈的。

  不留下什么把柄,

  林帥不高興了,“你,你是來看我朋友的,我看啊,你就是來挑釁的,哼哼,你小子等著,你不弄死我,我就和你沒完,虎哥,不會放過你的。”

  知道自己打不過,收不住場面了,瞬間就開始一直扯虎哥了。

  韓立一笑,“聽說你是個很角色,猛張飛,哼哼,這么一看,怎么這么慫啊,行了,行了,我會去拜訪虎哥的,倒是你趕緊滾蛋吧,以后這里不歡迎你了。”

  給小崔一使眼色。

  小崔給松開了。

  “我尼瑪。”

  林帥立刻起來就翻臉了,左右一看,拿起一 凳子就砸人,“我弄不死你。”

  “嗖!”的一把槍,對準了林帥的下巴。

  小崔的手足夠快。

  “??????”

  林帥再次消停了,咬牙道:“你他嗎的對自己人用槍,我草,幫規明確記載,對待同門兄弟,先拔槍者,要受割肉之苦,你,你小子等著,等著啊。”

  “對不起,我不是洪幫的人。”

  小崔冷冷一笑。

  韓立過去拍了拍林帥的臉蛋,“讓你死個明白,現在紅海酒吧被我買了下來,我是這里的老板,哼哼,這里以后就是我的了,我讓你走,你能不走吧。”

  哈哈一笑。

  “什么?!”

  這一下,眾人側目了,驚訝了,有些不可置信。

  林帥更是罵道:“你小子真是吹牛逼不打草稿,什么都敢說啊,哼哼,我聽都沒聽說過,陳紅海要賣,也不會賣給你啊,再者說了,他也不賣啊,你怎么買啊。”

  “只要價錢足夠,不想賣也得賣,你不懂啦。”

  韓立哈哈一笑,把這里的所有權的證明拿了出來,“看看吧,唐人街46號,所有人的名字上是誰,李涵,李涵,就是我,韓立,立韓。”

  嘚瑟的笑了。

  “不會吧。”

  這時敏姐激動了,走了過來,他原本以為會是一場混戰,沒想到是這么一幕,立刻湊過來一看,驚嘆,“老陳賣給你了。”

  “對,賣給我了,不過,敏姐你不用多想,你啊,繼續當你的經理,和你無關。”看向了林帥,“這一回,你可以滾蛋了吧。”

  “我草,我看看。”

  林帥拿了起來,看了看,懵逼了,雖然他在美國長大,認識很多英文,也會說,但看這樣的文件還是懵逼的,問手下,“你們看看,誰看的懂啊。”

  “嗯,老大,好像是真的。”

  “你看,這里的火印,像是真的。”

  “我去。”

  林帥一愣一愣的,看著韓立,明白了,對方是有備而來啊,咬牙道:“你小子有備而來啊,行,行,厲害,牛逼,就是要趕我走啊。”

  “不是趕你走,是你得滾,這里是我的店,我愿意雇傭誰就雇傭誰,這好像不歸你管吧。”

  韓立淡淡一笑。

  有理有據。

  “行,行,你厲害,你給我等著,我這就去找虎哥。”

  氣呼呼的把文件一扔走了。

  大大咧咧,還回頭罵呢,“韓立,你是洪幫的一員,你就這樣對我啊,哼哼,我會讓你知道后果的。”

  “哎呀!”一聲,一個沒注意,還摔了個跟頭,虎了吧唧的,這才厲害。

  “哈哈!”

  韓立反而笑了,“這家伙還挺有意思,嗯,這段時間酒吧里也挺有意思吧。”樂呵呵的看了看張大亞等人。

  還開啟了玩笑。

  張大亞等人都在為韓立買下酒吧而驚嘆,而驚呼,而不可思議呢。

  這時才回過神來,詢問了,“立哥,你,你真的,你真的,把酒吧買下來了,這里是你的了,陳老板賣給你了。”

  “這里這么賺錢,陳老板會賣。”

  “是啊,怎么感覺這么不真實啊。”

  “哈哈,有什么不真實的啊,人家陳老板有的是錢,買賣多的是,這酒吧就是個小買賣,賣我也就賣我了,還打了八折呢。”

  “不是吧,陳老板這么好。”

  “哈哈,立哥,你真厲害,我們以后都跟你混了。”

  “是啊,立哥,這酒吧以后就是你的了,你這次可要發達了。”

  一個個的溜須不斷。

  只有張大亞咋舌道:“立哥,你這么做,不是趕走了林帥啊,而是和虎哥開戰啊,虎哥,虎哥親自安排的,你就這么趕走,虎哥臉往哪放啊,虎哥,虎哥,不會放過你的。”

  “是啊,立哥,大牙說的對啊。”

  “你這么做太唐突了。”

  眾人一想,是這么回事啊。秦虎安排的人,就這么趕走了,那還得了,一個個的面色凝重了。

  知道事情不會如表面想象的這么簡單。

  韓立呢,早有準備。

  既然開始干了,就無所畏懼,“放心,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江西快三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