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島 > 音符心之戀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知道真實的身份

第一百五十一章 知道真實的身份

  龍璟曦松開半只腳,說:“給他們倆賠禮認錯,要是人家原諒你,我就放過你。”

  咸豬手男連連點頭,龍璟曦這才無比酷帥的抬起自己踩著咸豬手男的腳,咸豬手男一時像狗一樣,趕緊爬到雪冰語和蒼爺眼前,連連說:“小弟知錯了!是小弟有眼不識泰山,求兩位大爺、姑奶奶原諒小弟吧!”

  蒼爺見雪冰語不說話,然后一臉嚴肅的說:“要我們原諒你也不是沒有可能,對著這位說‘顏小姐,龜孫子昨晚冒犯了您,求您原諒’然后拿起酒瓶,對著自己的賤嘴連打三下,我們就原諒你。”

  這咸豬手男一時一臉的不愿和不服,這蒼爺自然看出來了,一時泰然的說:“既然你不愿意,那就讓龍隊長好好招呼一下吧。”

  這時龍隊長一臉威懾的走上前,嚇得咸豬手男一臉驚慌,忙說:“我說!我說!”

  “等等,鑒于你剛才不乖的份上,再加一條,用酒瓶自己擊中自己的襠部,讓你好好的記住,有些色心是不該有的。”

  這咸豬手男一時一臉不愿的“啊?”了一聲,蒼爺見咸豬手男帶著不愿的怒火,說:“怎么,你是想挑戰一下我?還是龍隊長?”

  這咸豬手男一時嚇得忙說:“我照您說的做!我照您說的做!”

  然后從龍璟曦的手中接過一個空酒瓶,對著雪冰語說:“姑奶奶,龜孫子有眼不識泰山,昨晚冒犯了您,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就原諒了我吧!”

  只見雪冰語一臉漠然的說:“話我是接受了,現在開始你對自己的懲罰!”

  這咸豬手男拿著手中的空酒瓶,一臉不忍心的猶豫了好久,就是不肯動手。

  龍璟曦一臉漠然的說:“要不我幫你。”

  這咸豬手男嚇得忙說:“我自己來!我自己來!”

  然后做好準備,用手中的酒瓶輕輕的打了三下,蒼爺明顯一臉的不滿意說:“你這是想敷衍了事?要是不打著滿嘴流血,今晚就給我一直用酒瓶打!”

  咸豬手男一聽,一臉的絕望,只能閉上眼睛,一副視死如歸的對著自己的嘴巴“啪!啪!啪!”三下,一時鮮血直流!恐怕連前門牙也不保了吧,然后疼的一邊慘叫,一邊捂著自己已經滿嘴流血的嘴。

  只聽蒼爺面不改色的說:“還有襠部的,我警告你,要是敢敷衍了事,我一定會讓你以后也不能人道!”

  咸豬手男只能視死如歸的拿著手中的酒瓶,猶豫了好一會兒,這才“啪!”地一聲擊中自己的襠部,只聽“啊!”第一聲慘叫,手中的酒瓶“啪!”地一聲,掉在地上摔碎的聲音,只見咸豬手男直接蜷在地上,抱著自己的襠部,一副生不如死的痛苦模樣。

  那群原本前來助威的混混,一見這形勢,一時嚇得面色慘白,額頭滲出汗來。

  蒼爺開口:“你們進來的時候,我這里是怎么樣的,你們就給我收拾成什么樣的,收拾好了才能離開。”

  這群混混忙答應,開始收拾起來狼藉不堪的酒吧。

  蒼爺對著蜷在地上疼得打滾的咸豬手男,不怒自威的說:“知道我蒼爺的原則是什么嗎?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如果有人故意挑事找我麻煩,我一定會加倍奉還!還有我手下的任何員工,都不是你們該動的!”

  咸豬手男連連應聲:“知道了!小的知道了!”

  “收拾好就給我立刻滾!”

  咸豬手男最后被他們一起的哥們,攙扶著離開蒼爺的酒吧。

  雪冰語對著蒼爺十分感激的說:“蒼爺,今晚特別謝謝您!一直給您添麻煩。”

  蒼爺一臉不以為然的說:“說什么話,你是我蒼爺的人,當然要罩著才是。”

  雪冰語看著剛才被那群混混擊中的胳膊,問:“蒼爺,您的胳膊……”

  “沒事,只是一點小傷。”

  雪冰語一臉感激的看著,很及時出現在這里救她的龍璟曦說:“謝謝龍隊長出手相救!”

  “是爵總讓我來的。”

  “是爵讓你來的?”

  龍璟曦點頭。

  這個答案讓雪冰語一時心里很不安。

  蒼爺對著龍璟曦很友好的伸出手說:“我叫蒼穹,人稱蒼爺,很榮幸認識龍隊長!龍隊長好身手,讓我打開眼界!”

  龍璟曦伸出手和蒼爺握了手,說:“蒼爺為人正義又大氣,讓我龍璟曦也很欣賞!”

  “要是龍隊長不嫌棄,以后可以常來這里坐。”

  龍璟曦很爽快的答應:“好。”

  蒼爺對著雪冰語說:“小映,今晚這么一鬧,也沒有什么客人了,就讓龍隊長送著你回去吧。”

  雪冰語說了聲:“謝謝蒼爺!”

  然后和龍璟曦一起離開酒吧。

  從酒吧出來,雪冰語忙問龍璟曦:“龍隊長你的頭沒事吧?我看都流血了!”

  龍璟曦身手摸了一下剛才被咸豬手男用酒瓶打破了的頭,鮮血粘上了他修長的手,卻笑著說:“沒事,只是一些皮外傷。”

  不想雪冰語一拉龍璟曦的胳膊說:“我帶你去門診,先包扎一下。”

  不想龍璟曦拽住了雪冰語拉著他走的手,神色十分嚴肅認真的問:“你……是不是冰語?”

  這話讓雪冰語一驚,一時懷著緊張說:“龍……龍隊長為什么會這么問?我是顏小映啊。”

  “我懷疑你的身份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先不說顏小映從來沒有學過任何防身術,更重要的是,剛才你擒拿那個混混的手法,只有我龍璟曦手下的人才會,你是怎么會的?真相只有一個,那就證明你就是冰語。”然后雙手扶著雪冰語的肩膀說:“冰語,你能告訴我這是怎么回事嗎?”

  雪冰語見自己情急之下,竟然露出了被龍璟曦發現的破綻,現在不承認已經不可能,只能說:“我確實是雪冰語,顏小映在整形醫院被送往監獄的那一天,本來出了車禍的我,當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的靈魂竟然在顏小映的身上,當時我也難以置信,如今我和顏小映兩個人用著一個身體,有時候是她出現,有時候是我出現。”
江西快三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