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島 > 逃生片場 > 第1272章 機會
  有的人不在乎機會,有的人在乎機會。∷八∷八∷讀∷書,.2∞3.o≠

  目的不同,看法也不同。

  當初建立地獄歸途團隊的時候,三人已經交流過各自的看法。

  錢倉一有自己的想法。

  一直都有。

  宣紙轉頭看著地面,雙眼出神,接著笑了一聲,答道:

  “這還得從地獄電影的目的談起。”

  “大部分演員的看法都差不多,認為地獄電影正在利用我們進行某種戰爭,也可以認為是在掠奪資源。”

  “如果將我們看成士兵,會顯得有些奇怪。”

  “因為從某種角度來考慮,的確存在粉絲以及需要演技的時刻。”

  “假如只是為了娛樂或者心理輔導,意義根本不大,更像是某種程度上的妥協。”

  “為了商業價值而做的妥協。”

  “當地獄電影選中我們的時候,為什么不直接修改我們的記憶?將我們變為忠心不二的人?”

  “即使第一次電影可以不這樣做,可是四線、三線、二線,甚至是殿堂,都沒有這樣做。”

  “為什么?”

  “沒辦法做到?”

  他拋出新的問題。

  地獄電影明明可以將他們從思想上就控制得死死的,然而,卻并沒有這樣做。

  如果說五線演員太多,全部修改需要消耗太多能量,所以沒有修改。

  然而,四線……一直到殿堂的演員,也沒有修改。

  因此這一條理論站不住腳。

  一定是因為其余的原因,才讓地獄電影不這樣做。

  通用的理由,如小鉆風所說,沒有必要,可是這一理由太過萬能,甚至從理論上無法做出反駁的假設,不具有參考價值。【∞八【∞八【∞讀【∞書,.︾.o@

  錢倉一深吸一口氣,說出自己的想法:

  “難道你的意思是粉絲?來自‘社會’的力量?”

  “我們的確無法對地獄電影造成威脅,但是與地獄電影同一層次的存在卻可以。”

  “他們幫地獄電影承擔一部分支出,需求是‘演員’的……”

  “……真實性。”

  說到這里,錢倉一長吁一口氣。

  如果理由真是這樣,只有偶爾出現的粉絲,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反而是演員的保護神。

  當然,演員依然會死,粉絲也只能保護真實性。

  錢倉一沒等其余三人開口,繼續說道:

  “問題是,真實性的根源是什么?”

  “如果能夠隨意創造,真實性也沒有意義,也就是說,人類身上必定有某種東西地獄電影無法完全仿制。”

  “難道是……”

  一個想法閃過錢倉一的腦海。

  錢倉一將目光放在千江月身上。

  千江月那奇幻到讓人不敢相信真實性的經歷,但又因為經歷過太多不可思議的事情,反而不怎么懷疑。

  現在重新提起來,即使再不在意,也不得不面對。

  結合演員進入地獄電影的機制,能力的根本,答案,呼之欲出。

  “靈魂。”

  千江月說出了答案,聲音平靜。

  “對,看你們剛才的表情,是以前發生過什么嗎?”宣紙右手食指指著三人,左右擺動。

  “無可奉告。”千江月冷著臉。

  宣紙不在意,心情絲毫不受影響,他轉回正題:

  “就是靈魂,獨一無二的靈魂。”

  “扯得有些遠,所謂的機會,可以理解為一場戰爭中的重要戰役,亦或是關鍵節點。”

  “究竟什么時候會有,會不會遇到,誰也不知道。”

  “殿堂級演員會不會知道我不清楚,不過一線演員也不會知道。”

  “升為殿堂級演員的機會,可遇而不可求。”

  “聊到這里應該差不多了吧?”

  “我們可不是真的在旅游。”

  說完,宣紙攤開雙手,等待三人回應。

  雖然剛才兩邊聊了挺久,但是時間僅過去了5分鐘。

  宣紙說的信息也不少,告誡會、地獄電影、演員之間的關系都有涉獵。

  唯一的缺點是宣紙身份特殊,無法判斷所說的話是真是假。

  部分信息能夠驗證,只不過需要一點時間,例如二線演員升一線演員的名譽值要求。

  “如果沒問題,先解決掉姚天海,之后再聊怎么樣?”宣紙開始活動手指。

  “既然你剛才說姚天海附身在員工身上偷襲你,那我們還有留著黑卡的必要嗎?”小鉆風一直擔心這一點,不過直到現在他才有機會說出來。

  每名員工手中都有黑卡。

  錢倉一手上也不例外。

  旅游客車上,導游華姐曾說過黑卡是身份的證明。

  這讓錢倉一相當謹慎。

  姚天海利用黑卡的副卡偷襲,再加上員工在血肉工廠中的表現,將黑卡帶在身上反而不利。

  綜合起來,是否將黑卡帶在身上的確是需要慎重思考的問題。

  宣紙開口回答了小鉆風的問題:

  “有,我們還沒去生產區,那邊說不定要刷卡。”

  “到時候我們沒卡,說不定會被篩選出來。”

  錢倉一和千江月都沒有發表意見,算是默認宣紙的選擇。

  ……

  食堂的飯菜四人不可能去吃,更何況,也已經沒有位置。

  其次,第一梯隊的員工已經前往廠區,為了尋找姚天海的位置,四人也必須前往廠區。

  除非有明確線索,否則演員絕不會坐以待斃。

  四人跟隨隊伍前進。

  宣紙帶頭,錢倉一緊跟其后。

  二樓車間外的走廊。

  視覺污染的墻壁不停沖擊著人的精神。

  員工排長一條長隊,一個個進入車間。

  走廊與車間的玻璃并未變化,站在走廊依然可以看清車間內的情況。

  原本車間內并沒有員工,隨著前來旅游的員工到來,空著的坐位都被坐滿。

  錢倉一的目光掃過,車間內的員工與宿舍還有食堂的員工一樣,入座之后一動不動,宛如老僧入定。

  “整個工廠都被填滿以后會發生什么?”千江月右手敲了下玻璃。

  “姚天海好像沒偷襲過我們,明明我們比之前更容易引起注意。”小鉆風依然非常擔心。

  “我們直接去大辦公室怎么樣?”錢倉一抬頭看著天花板。

  “可以。”宣紙點頭。

  四人不打算繼續跟在隊伍后面。

  進展太慢。

  雖然一路上并未遇到任何危險,但是無形的壓力始終籠罩著四人,而且越來越大。

  四人在隊伍中穿插,一會便來到3樓。

  然而,當錢倉一想繼續向上的時候,卻被車間的情景吸引。

  3樓的車間,只有一名員工坐在車間中。

  他是……

  錢倉一停下腳步。

  “陶樹?”千江月愣了下。11百度一下“逃生片場杰眾文學”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江西快三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