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島 > 龍玄傳奇 > 第五章 劍宗
  “確是是我們疏忽,不過劉三的尸體還在,以修真界的手段來說要將一個修為低下的人殺死并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所以就算是見到了劉三的尸體也不可能查出仁和的線索,劉三死之前好像是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表情有些猙獰,很有可能就算兇手,這幾天見過劉三的只有云如意和劍不凡,難道兇手回收他們兩個?”

  龍玄說道:“這個很難確定,但是她們兩個一定有嫌疑,能帶我去案發現場看一下嗎?”

  在普通監獄之中,有幾個官差打扮的人圍在一個看房周圍,里面是劉三的尸體,嘴巴張開,眼中充滿恐懼,顯然是被什么東西嚇著了。龍玄真元運轉,額頭睜開一只眼睛發出一道白光射入劉三眼中。

  許久之后,龍玄滿頭大汗,好像是被嚇到了,水含笑問道:“你看到了什么?”

  龍玄定了定神說道,“咱們出去說吧!”

  海棠和天星一直跟在龍玄身后,柳如風和善陸走在前面,水含笑在中間,離開牢房之后在牢房門口碰到一位身著白衣的女子,肌膚勝雪宛如仙子,龍玄問道:“那個人是誰啊!”

  柳如風說道:“這位是城主大人的貴客,你還是不要招惹了。”

  離開了監獄龍玄說道:“我從劉三眼中看到了他生前留下的一些影像,說出來你們可能不信,我居然看到了鬼……”

  水含笑一巴掌拍在龍玄頭上說道:“說人話!”

  龍玄一邊柔著頭一邊說道:“確實是看到了鬼,準確的說是一個渾身掛滿腐肉的尸體,而且還能夠自由的活動。”

  天下間修真之法多如牛毛,但是從來沒聽說過哪一部修煉之法能夠把人變成這個樣子,看上去非常可怕。

  柳如風說道:“可知道那個腐尸是誰?”

  “都爛成那個樣子了誰還能看出來是誰,不過他的服飾倒是和劍宗有點像,我覺得我們可以去劍宗看一下。”

  現在已經要入夜了,龍玄手臂上的那一條線已經延伸到了心脈附近,必須要抓緊時間,對修行之人來說白天和黑夜并沒有太大區別,龍玄一行人飛往劍宗。

  劍宗此時正在商議什么事情,眾弟子都集中在演武場,龍玄他們來到的時候就看到成千上萬的劍宗弟子,穿著一身青衫整齊的排列,見到龍玄等人過來,有一個類似于總管的人過來向柳如風和善陸行禮說道:“不知道二位官爺來我劍宗有何貴干?”

  柳如風說道:“王總管,您可認識此物?”

  龍玄把在女媧像下找到的玉佩交給了柳如風,也是為了到劍宗找一個借口。當玉無涯拿出這塊玉佩的時候善陸那波瀾不驚的眼神居然閃爍了一點光芒,正好被龍玄看到,龍玄感覺這個善陸應該知道些什么,當來到這劍宗之后善陸的表情變得更加激動。

  那位王總管接過玉佩說道:“這的確是我劍宗之物,這上面的數字代表著弟子的編號,這個三十六就是我們劍宗曾經年輕一代的翹楚,但是十年前不知道什么原因消失了,活不見人,死不見尸!敢問柳大人這塊玉佩是在什么地方找到的?”

  龍玄接話說道:“在云家血案的現場找到的,我在現場還發現了一些被劍氣留下的痕跡,非常細微,不仔細看根本看不清楚,這說明兇手對劍氣的控制十分精準,在整個天元城也只有你們劍宗的高手能做到吧!”

  王總管看了一眼龍玄和旁邊的幾個人,還有牡丹和天星這兩個奇裝異服的女子向柳如風問道:“柳大人,這幾位是?”

  “這位是善陸善大人,剩下這幾位是我請來幫忙查案的朋友,龍三爺!”

  王總管看了看這位龍三爺剛想說話,便從后面傳來一個聲音,“這位龍三爺說的不錯,我劍宗對于劍氣的掌控在天元城絕對首屈一指,但是除了我們劍宗之外,天元城還有很多用劍高手,據我所知公孫家和姬家的劍法也不在我劍宗之下,他柳如風的繞指柔又何嘗不是神兵利器,你怎么不去找他們問問!”

  大家望去,正是劍宗少宗主劍不凡,也就是龍玄行刑那天站在云如意旁邊的公子,奶油小生的臉上透著一股霸氣,顯然沒有把這一群人放在眼里,而且劍不凡看向柳如風的眼神很不友善,柳如風也同樣如此,看來兩個人之間似乎有什么過節,天元城傳聞劍宗少主劍不凡乃是文武全才,琴棋書畫無一不精,修行在年輕一輩之中也是佼佼者,是天元城無數少女心中的白馬王子。

  龍玄說道:“少宗主說的沒錯,但是這塊玉佩出現在云家命案現場,我們也不得不懷疑跟劍宗有關!”

  劍不凡看到那塊玉佩有一種說不出的表情,說道:“這塊玉佩的主人早就死了,這件事情我整個劍宗都可以作證,你拿一塊死人的東西來誣陷我劍宗,你可要承受相應的后果!”

  龍玄笑道:“你這是在威脅我嗎?說明你心里有鬼啊!”

  劍不凡冷哼一聲:“云家慘案早已結案,只要抓住那個龍玄,一切自然見分曉,柳大人你與其在這里浪費時間,不如去把人抓來!我劍宗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忙,沒時間陪你們,諸位還是請回吧!”

  龍玄說道:“敢問少宗主,劍宗究竟有何大事,竟然搞出這么大動靜?”

  劍不凡嘲笑著說道:“這種事你們不配知道!”

  說完揚長而去,王總管留在這里送客,天星怒道:“這人太囂張了,竟然敢看不起我們魔教!”

  要不是龍玄拉著這天星恐怕要在這里鬧事了,好不容易把天星拉下來,一只七彩的靈鳥出現在海棠旁邊,海棠知道這是堂主傳音,黑光一閃,靈鳥化作一股光線涌入海棠腦海中。

  海棠臉色大變,好像出了什么大事一樣,慢慢睜開眼,海棠說道:“堂主命我二人先回彼岸花主持大局,她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龍玄說道:“你們都走了我解藥怎么辦?”

  海棠說道:“等你找到女媧石之后來我彼岸花,自然會給你解藥!”說完帶著天星走了!

  這時候柳如風也收到了靈鳥傳訊,龍玄看著他,柳如風變得很激動,說道:“三大氏族之一的伏羲氏這一代的伏羲琴之主來到天元城,并且向十大魔器之一的七絕琴發起挑戰!是三天后,就在天元城外!”

  在修真界有一個叫做靈寶個的組織傾盡全力,耗時千年打造了兩件法寶。其中之一名為封神榜,會根據每個人所表現的實力做一個排名,凡能上封神榜者都是修真界的風云人物,而且封神榜只會排出前三百名,人人都以上封神榜為榮,封神榜剛出世直視攪的修真界天翻地覆,每天都有人因為決斗而死,另一件叫做兵器譜,對整個修真界已經出現的法寶做了詳細的排名,包括上古遺留和現在煉制的法寶,除了十大神器之外,能夠上得了兵器譜的都是神兵利器。

  這兩件法寶會自動記錄修真界所有的人和法寶已經表現出來的實力,若是有通天之能卻從未出手,封神榜也不會有記錄。兵器譜的排名是將十大神器排除在外的,十大神器有單獨的排名,在兵器譜之中有十件排名很高的魔器,被世人稱做十大魔器。

  伏羲琴在十大神器中排行第六,而十大魔器中有一把七絕琴在兵器譜中也排名第六,只是十大神器之一的伏羲琴和十大魔器之一的七絕琴還從未有過交手,這一場爭斗會引來無數人觀看,這一場比試會讓天元城成為整個修真界的焦點。

  龍玄并不關心這個,而是關心自己身系的命案和那七夜斷腸散的毒,不過在女媧石丟失的同時,十大神器之一的伏羲琴突然現世,這兩者之間會不會有什么關系!

  柳如風和善陸回去布置防御,畢竟伏羲琴和七絕琴的爭斗不是天元城的那些普通人能夠承受的起的,城主府所有人都回去布置結界,保護天元城。

  水含笑很興奮,龍玄問道:“你吃了大力丸了,怎么這么興奮!”

  水含笑瞥了一眼龍玄說道:“你這個鄉巴佬懂個屁,你可知道伏羲琴的主人是誰!那可是我的偶像,想到過幾天就能見到偶像了,怎么會不興奮。”

  龍玄搖搖頭:“又是一個苦命的孩子,盲目追星不會有好結果的!”

  水含笑哼一聲轉頭就走,龍玄跟了上去問道:“你這兩天有沒有發現什么奇怪的事情啊!”

  “最奇怪的就是你啊!剛下山第一天差點被砍頭,第二天差點被毒死,你說你上輩子到底做了什么,讓你今生如此倒霉。我勸你還是趕緊回去找你師父吧,免得莫名其妙的丟了性命。”

  兩人聊著天,正對面走來一個女子擋住了龍玄的去路,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云家大小姐云如意。
江西快三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