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島 > 龍玄傳奇 > 第三十五章 魔尊

第三十五章 魔尊

  “之后大家就都知道了,最后我把目標定在了風淮,燧人星海,和炎二爺你們三個身上,因為無論從實力,還是動機你們三個都符合條件,為了徹底找出金面人,我便將這里的地址只告訴了你們三個人,然后故意說退出這件事,讓你們放松警惕,這樣金面人就一定會露出破綻!”

  炎山說道:“嗯,面前的計劃不錯,但是我不明白為什么我的女媧石變成假的了!我相信就算是盜空出手也不可能在悄無聲息的情況下換掉女媧石!”

  龍玄笑道:“這就要感謝你身邊的枯木長老,不對,應該叫純陽長老!”

  眼前前邊的枯木身影一變,變成了在龍虎洞中死去了純陽,炎山有些吃驚說道:“純陽不是已經死了嗎,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純陽說道:“當日在龍虎洞雖然兇險,但是還不至于要了我的命,那里的蔓藤懼怕陽光,而我的純陽劍本就是至剛至陽的法寶,那些蔓藤又豈能奈何我,那時候我與龍玄就已經計劃好了今天的這一切!我師兄長明道長為人寬厚,卻被枯木,劍云帆等人聯合陷害,我純陽之所以會和你們同流合污,就是要為了給師兄報仇!”

  炎山這才明白當日和純陽一起進龍虎洞的張文遠就是龍玄,心中暗恨姬一那幾個笨蛋,竟然會被張文遠兩句話忽悠了!

  “當我離開龍虎洞之后,便前往天元城,雖然在女媧石周圍有各種神機門設計的機關暗崗,但是對我根本沒有作用,我早就摸清了那里的狀況,掉包女媧石之后我便找到了彼岸花,龍玄告訴我要解除女媧石的控制就必須找道女媧后人,而女媧后人就在彼岸花!”

  “為了引你出來,我便布下這一局,之后的事情你們應該也都清楚了!”

  炎山笑道:“為了抓住我你們也是煞費苦心,龍玄你果然聰明,一切跟你說的差不多,我與炎龍本是兄弟,憑什么他就能繼承炎帝之名,而我只能自封炎皇,憑什么他就是神農族長,而我只能是一個執事!就因為他比我年長幾歲嗎?我要滅掉炎龍奪回本應屬于我的一切!”

  “就因為你一己之私,置天元城萬千生靈于不顧,就你這樣的德行如何服眾,如何統領神農,德行有失,眾必反之!”

  “我神農氏族豈是你一黃口小兒能夠評論的,今日就讓你們見識一下我神農氏的歷害!”

  炎山手成爪狀,速度極快,直奔龍玄咽喉,龍玄急忙運轉縱地金光,迅速躲開,可是炎山并沒有追擊龍玄而是反手殺向一旁的海棠!

  海棠修為比炎山可差遠了,即使是招出了真武皂雕旗也沒能擋住炎山的進攻,炎山一把抓住了海棠手中的女媧石,然后迅速退到水晶旁邊,炎山出手迅速,速度極快,大家都沒反應過來的時候炎山已經拿到女媧石到了水晶前!

  炎山剛要把女媧石放進水晶石的凹槽的時候突然不遠處傳來一個聲音:

  “二叔不可!”

  炎山此刻已經紅眼,又怎么肯聽人勸,在女媧石放進水晶的那一刻,整個洞中被完全照亮,甚至比白晝還要亮,照的眾人眼睛都睜不開,只看到無盡的白光,別無他物,龍玄睜開空靈之眼,才勉強看清前面的一切!

  龍玄看到炎山此刻死死盯著盤古開天斧,而且身邊有一股強大的能量,封印盤古開天斧的水晶開始出現一些細密的裂紋,漸漸的向外擴散!

  隨著爆炸一般的聲音響起,亂石飛濺,一些修為不足的人被這亂竄的石子洞穿,有些直接丟掉性命。不一會哀嚎聲響遍了整個洞穴,等到洞中的一切恢復如常的時候,炎山手上多了一把斧頭!這時候一個身影走過來說道:“二叔,你這又是何必呢,父親早就有意傳位與你,只是還沒有找到合適的時機,卻沒想到二叔會這樣極端!”

  “雨兒,大丈夫生于天地,豈能靠他人施舍,自己的東西就看靠自己的雙手奪回來!現在我有盤古斧在手,就算是炎龍也不一定是我對手!”

  “二叔休要執迷不悟,苦海無邊,回頭是岸!”

  “雨兒休要多言,要戰便戰,看在你我叔侄一場的份上,我定留你性命!”

  龍玄看那個雨兒,發現他竟然是那天自己在家中見到的那個下人閻大,當時就感覺這個人不簡單,沒想到竟然是神農氏未來的繼承人炎雨!

  炎山和炎雨戰做一團,不一會這個山洞便被打穿,兩人飛入天際,龍玄等人也急忙跟出來,呂勝男向龍玄問道:“你覺得他們兩個誰會贏?”

  燧人星海看到呂勝男跟龍玄有這么近,心生醋意,一下子插到了龍玄和呂勝男之間,呂勝男目光如炬,瞪的燧人星海低下頭,乖乖走到了旁邊,呂勝男向看向龍玄,龍玄說道:“這還用說嗎,本來炎山的實力留在炎雨之上,又有盤古開天斧在手,炎雨肯定不是他的對手,只是炎山恐怕也贏不了!”

  “你這話什么意思?”

  龍玄看了看呂勝男說道:“你作為魔教六堂的堂主之一,不可能不知道……”

  呂勝男看著龍玄沒有說話,龍玄接著說道:“你不用瞞我,其實這些年表面上看魔教與名門正派相安無事,實際上私下還是受欺負的,以魔教的性格能吞下這口氣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打不過人家唄,所以我相信魔教這些年一定在尋找魔尊的下落,只要魔尊回來,那些名門正派絕不敢這么囂張。可是尋找千年卻一直沒有結果,只找到了盤古斧,所以我有一個大膽的推測,魔尊的本體應該就是盤古斧!”

  呂勝男笑道:“你果然很聰明,你說的不錯,盤古開天斧就是魔尊的本體,這件事情也是我們魔教六堂一起聯手才查到的結果,所以就算炎山打贏了炎雨,也不會是魔尊的對手!”

  果然一切如大家所料,炎雨重傷落到地上,炎山手持盤古開天斧,就像君臨天下一樣猖狂的大笑:“問鼎天下,舍我其誰!”

  這時候只見盤古開天斧之上冒出團團黑氣,然后黑氣越來越盛,炎山發出痛苦的慘叫!

  炎山拿著盤古開天斧的半條手臂都被這團黑氣纏繞,手臂像是被吸干了精血一樣迅速干癟變黑,炎山發現不對勁,左手化作刀刃,一刀斬斷了自己的手臂遠遠的避開!

  再看那條被斬斷的手臂,現在被黑氣吞噬,連渣都不剩,這團黑氣直奔炎山而去,速度奇快,炎山好像被封住了行動,渾身如水洗一般被汗水打濕,雙目露出恐懼喉嚨卻無法發出聲音,身體也無法移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團吃人的黑氣將他吞沒!

  那團黑氣中不斷傳來關節碎裂的聲音,地上連一滴血都沒有,炎山就這樣消失了,看的大家目瞪口呆!

  黑氣慢慢的聚集成一個人影,一身黑袍,皮膚白的沒有血色,劍眉星目,英氣逼人雖然沒有說話,僅僅只是掃視眾人便讓人從靈魂中生出一股寒意!呂勝男帶著彼岸花眾人上前:“屬下拜見魔尊!”

  魔尊擺手說道:“起來吧,魔教的事情一會再說!”

  魔尊看了看剩下的人,就連三大氏族都直接跳過,卻在龍玄身上停留了一下,魔尊來到龍玄身邊說道:“沒想到連你也出世了,修真界真是要變天了!”

  一句話搞得龍玄有些蒙圈,完全不明白魔尊什么意思,龍玄問道:“敢問魔尊,此話何意?”

  魔尊大笑:“天機不可泄露,冥冥之中一切皆有定數,即使是修真界也不例外,就看你如何抉擇!”魔尊說完從食指射出一道難以察覺的光線鉆進龍玄的腦海之中,同時海棠手掌的女媧石也射出一道光線,與魔尊的光線一并匯入龍玄的腦海,這些都悄無聲息,大家都沒有發現,就連龍玄自己也沒有察覺。

  看來魔尊似乎知道龍玄的身世,龍玄曾經不止一次的問過師父,但是師父從不正面回答,龍玄能看出來,師父是不想或者不知道該怎么回答,現在魔尊又說了這么奇怪的話,龍玄有理由相信自己的身世一定隱藏著驚天大秘密。

  魔尊最后把目光停在了盜空身上,說道:“你這個老小子還沒死呢?”

  盜空笑道:“你都沒死,我怎么能死呢!”

  魔尊笑道:“沒想到我剛一出世就能見到故人,真是不錯,在修真界像你這樣的老朋友怕是不多了,今天我心情好,也就不為難你們了,你們速速離去,不然等我改變主意你們就都得死!”

  盜空笑道:“被關了千年脾氣一點沒變,既然如此大家有緣再聚!”

  盜空第一個離開這里,剩下的人也一一離去燧人星海看了一眼呂勝男,然后走了,呂勝男看到這一幕冷笑一聲心想:“天下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龍玄送盜空離開之后,與靜初和尚一同離去,燧人星海、風淮和炎雨則直接回家族,魔尊出世必須要讓家族知曉,以便應對!

  到現在為止,天元城的事情也算是告一段落,龍玄和靜初回到住處,命人備下酒菜,好好招待靜初,在龍玄心中還是很羨慕靜初和尚的!靜初本是佛門弟子,卻能隨性而為,不拘泥于形式,佛法藏于心中,魔性表現于外,可以說是一個佛與魔完美結合的人!

  龍玄問道:“從你復活之后,為何從不提起當年滅門慘案,難道你不想查清當年的事情嗎?”

  “阿彌陀佛,佛家說人生有八苦,怨憎悔,愛別離,求不得,放不下,今我入佛門就是為了化解這八苦,若是我都放不下,又何以渡化世人!”

  “大師高見,在下佩服!”

  兩人相談甚歡,不知不覺夜色將近,靜初起身說道:“多謝施主款待,貧僧告辭!”

  “夜已深,大師何不明日再走!”

  “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白天與黑夜又有什么分別,告辭!”

  靜初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

  已經掙脫了女媧石控制的除了靜初,還有長明長老和最重要的軒轅杰,長明與純陽帶著劍云帆回到劍宗,按照門規處置,神千機為了活命不得不依附于魔教之下,成為魔教的一份子。

  最慘的就是姬一,軒轅杰乃是姬家之祖,對于自己的祖先都能做出這樣的事情,真是禽獸不如,魔尊一掌將姬一劈死,又血洗了姬家才罷手!

  魔尊看著雙目無神,渾身血跡,又斷了一天手臂的軒轅杰嘆息道:“當年君何等英雄,如今卻落得如此下場,真是叫人惋惜,若是能在與你大戰一場也不枉此生……”

  魔尊手掌伸開,從軒轅杰頭頂射出一道白光,魔尊手掌握拳,將這股白光捏碎,軒轅杰再次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傳令!厚葬軒轅杰!”

  未完待續……
江西快三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