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島 > 龍玄傳奇 > 第五十五章 步步生蓮

第五十五章 步步生蓮

  “當然知道,這三件東西其實是天機鏡的一部分,要在很多年前天機鏡就察覺到了太虛的存在,為了以防萬一,天機鏡便分出了這三件東西,一旦出現現在的情況,這三件東西便是重新啟動天機鏡的鑰匙,但是這種恢復只是暫時的,不到萬不得已,絕對不能使用,不然天機鏡就真的難以保全了!想要真正的修復天機鏡還是要講太虛煉化,知道這件事的除了我之外還有瑤琳和靈鳳,太虛本身也是天機鏡的一種負面能量,應該也會知道!”

  龍玄大概明白了一些事情,對瑤池說道:“現在這三件東西都在我身上,瑤琳讓我拿這三件東西去換水含笑,所以我不得不交給她!”

  瑤池一驚,急忙說道:“不行,你不能把東西交給她!”

  龍玄怒道:“你不管水含笑了嗎,難道天機鏡會比自己的女兒還重要嗎?”

  瑤池神情有些木訥,好像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的記憶之中,許久之后才回過神來,對龍玄問道:“你怎么知道他是我的女兒?”

  龍玄嘆口氣說道:“從你和靈鳳第一次見到水含笑的表情我就覺得不對勁,后來我調查了一些關于你過去的事情,還向水含笑的師父,盜圣前輩打聽過,把這些線索加起來基本上就可以斷定,笑笑是你的女兒!”

  瑤池嘆一口氣說道:“你說的不錯,她確實是我的女兒,當年一戰生死未卜,我不得不狠心留下她,這些年來我從未放棄過尋找她,但是當我找到她之后我又沒有勇氣去認她,或許沒有我她會過的很開心……”

  龍玄沒有說話,等瑤池情緒平靜之后對龍玄說道:“天機鏡中有一處機關,那里面放著我的一滴精血,而且那處機關外人根本無法打開,只有我或者與我有血緣關系的人才能成為天機鏡的主人,所以瑤琳抓了笑笑就是為了打開天機鏡的機關,你一定要阻止她!”

  “我會盡力的!”

  與瑤池聊完天色已晚,龍玄與炎帝又攀談一會便離開這里,龍玄現在是無家可歸,只能到別人家借宿了,龍玄自嘲一笑直接飛進了段天涯的院子!

  而此時,段天涯也剛好回到家,見到龍玄也沒什么驚訝,不過不再像剛開始那么冷淡,龍玄問道:“交給你的事情辦的怎么樣了?”

  段天涯淡淡的說道:“都已經辦好了,不過有件事情我要告訴你……”

  段天涯剛想說話就見到一支暗器朝龍玄飛來,龍玄接過來,是一塊玉簡,里面有三個字:“山神廟!”

  龍玄看完之后,玉簡直接爆裂,龍玄對段天涯說道:“你剛才想說什么?”

  “瑤琳身邊突然多了一個很厲害的高手,瑤琳對他也敬畏三分,有可能是你說的天門的一個使者,實力雖不如太虛,但是也差不了多少!”

  龍玄笑道:“你不一直都像一個冰塊一樣嗎,怎么知道關心我了!”段天涯沒理他,龍玄繼續問道:“你在凌虛閣有沒有學到什么厲害的法術,施展來讓我看看!”

  段天涯說道:“我在凌虛閣前后不過一個月,能學什么,要非說學到什么的話還真有一招叫做步步生蓮,傳言是老閣主為了追女人自創的法術,所到之處似有仙樂盈耳,各色花瓣從天而降,每走一步腳下都會出現一朵蓮花,雖然此類法術也有許多,但是能精致到這一步的還是很少見的!”

  段天涯一邊說一邊做,果然非常漂亮,絕對是裝x利器,龍玄吵著要學,段天涯無奈只好交給他!這看起來雖然復雜,學起來卻非常簡單,以龍玄的速度一會就學會了!

  經過這么一鬧,兩人的關系又增進了幾分,段天涯問道:“臨水城的案子本來就跟你沒有關系,你怎么偏偏跑來趟這趟渾水啊?”

  龍玄苦笑道:“你可認識你們凌虛閣的一個叫吳畏的,我之所以被牽扯進來完全是因為他!”

  “沒聽說過,凌虛閣弟子眾多,我去的時間短,不認識也很正常!不過凌虛閣兩個字的名字還是很少見的,按理說像這樣特殊的名字我應該聽過才對!”

  “他只是一個無名小卒,不認識也正常,有件事情還需要你去幫我辦,明天我走之后你去……”

  第二天一大早,龍玄便趕到了山神廟,說來也奇怪,像修真界這樣的地方竟然也會有山神廟,那些大能者的修為怕是比山神強太多了。其實是人就有煩惱,就算修為通天終究逃不出人的七情六欲,偶爾也想拜拜神找一些心靈慰藉吧!

  這座山神廟很破舊,看仔細很久都沒有人來過了,龍玄在這里等了大半天,一直到下午,才有幾個人過來,為首的就是瑤琳,瑤琳身后有三個人,都不是什么厲害角色!龍玄看了一周,也沒見到水含笑!

  瑤琳見到龍玄說道:“東西帶來了嗎?”

  “沒有!”

  “你找死嗎!東西沒帶來還敢過來!”

  “只要你遵守諾言,東西我一定會給你!”

  瑤琳冷笑一聲:“哼!你覺得你有資格跟我談條件嗎?”

  龍玄笑道:“你這樣可就沒意思了,你連見都不讓我見,怎么顯示你的誠意,雖然天門的作風我早有耳聞,但是這樣也有點太過分了吧!

  龍玄話還沒說完,天空落下一個人,一身火紅色的長袍,看不見面部,但是那拳頭上的火焰表明這個人實力極強,三味真火隨意釋放!這個應該就是天門之中地獄道道主之下的兩位使者之一十二使者其中是一位!

  看著殺來的鷹龍玄同樣是布滿火焰的拳頭迎了上去,這一擊龍玄整條胳膊已廢,血流如注,嘴角還掛著一絲血跡,這實力完全不是龍玄這個級別能夠抗衡的!

  “沒想到竟然無恥到這個地步,剛開始是要挾,現在改明搶了……”

  鷹說道:“想活命就趕緊把那幾樣東西交出來,不然我會讓你嘗嘗什么叫生不如死!”

  龍玄擦擦血跡,站起來說道:“你今天要是殺了我,就永遠也別想得到那三件法寶!”

  鷹用奇怪的聲音說道:“你以為這樣就能保命嗎,告訴你,本座從不受人要挾!”鷹說完就要出手殺掉龍玄!龍玄急忙求饒說道:“好吧,你贏了……”

  龍玄帶著眾人一路直奔凌虛閣,龍玄讓段天涯把這三件東西藏在了凌虛閣的一個地方,現在必須要進入凌虛閣才有可能拿到,瑤琳說道:“你是故意的吧!”

  龍玄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這都被你看出來了,你真聰明!”

  龍玄繼續說道:“現在的風天霜對你們來說還有更大的用處,所以你們現在決不愿意跟風天霜動手,一旦兩方開戰,對誰都沒有好處!”

  “你想怎么樣!”

  “我不想怎么樣,我只是希望你們能夠履行承諾,把水含笑還給我!”

  瑤琳和鷹商量著對策,不一會瑤琳說道:“好的,兩天之后我會把水含笑還給你,到時候希望你也不要食言!”

  看著離去的鷹和瑤琳,龍玄再次踏進凌虛閣,太虛對龍玄也算是恨之入骨,見到龍玄到來上來就打,龍玄說道:“難道你不想得到天機鏡嗎,我有辦法幫你!”

  聽到龍玄這樣說,太虛停下手中的動作,讓左右退下,對龍玄說道:“你會幫我?我憑什么信你!”

  龍玄說道:“相對天門來說,我更希望天機鏡在你手里……”

  “此話怎講?”

  “天門的人厚顏無恥,出爾反爾,三番五次的綁架我身邊之人,我與他們不共戴天!這是其一,其二,不知道你可聽說過一個叫天道的組織,天道與天門水火不容,我有幸也是天道一員,所以我才愿意幫你奪回天機鏡!而且剛才你也看到了,他們氣勢洶洶而來,要不是我威逼利誘,他們肯定不會退走,但是他們對你出手也是早晚的事,與其這樣不如先下手為強!”

  “我暫且相信你,那你打算怎么做呢?”

  龍玄說道:“我得到消息,明天瑤琳一伙會在兩界山的凌絕頂商議重要的事情,咱們可以提前在凌絕頂上布置法陣,將他們一網打盡!到時候天機鏡歸你,我只要救回水含笑!”

  “我憑什么相信你,萬一你騙我呢?”

  龍玄一咬牙拿出了日月星辰果說道:“這個本來是凌虛閣的寶物,是瑤琳讓我偷來換水含笑的法寶,雖然我不知道它有什么用,但是我想對瑤琳一定非常重要,我現在把它歸還給你,以表達我的誠意!”

  太虛接過日月星辰果說道:“這本來就是凌虛閣的寶物,你現在不過是物歸原主,這也算誠意嗎?”

  龍玄笑道:“這是凌虛閣的寶物不錯,可不是你的寶物,你雖然占據了風天霜的軀殼,但是你已經不是風天霜了,我說的對吧,太虛!”

  對于龍玄猜出他的身份,太虛沒有意外。對龍玄說道:“你說的不錯,真正的風天霜已死,我不過是借用一下他的軀殼而已,既然話都說到這個地步了,我就暫且相信你一次!”

  從凌虛閣出來之后龍玄溜達了很長時間,直到身后傳來段天涯的信號,確定沒有尾巴之后龍玄轉身直奔瑤琳的住所而去!

  未完待續……
江西快三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