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島 > 龍玄傳奇 > 第九十二章 佛法不二

第九十二章 佛法不二

  一劍劈落了混沌天燈,然后劍刃劈在了了凡身上,只是了凡之身由古佛舍利做成,堅硬無比,金甲戰士這一劍僅僅只是在了凡身上留下一個深坑!

  了凡收回八寶金蓮與白蓮,兩尊蓮花相互配合,與金甲戰士戰做一團,兩人速度幾塊,盜空也僅僅只能看清一個大概,盜空對靜初說道:“小和尚,把你的業火紅蓮祭出去攔下白蓮,我想辦法把白蓮收回來!”

  靜初的業火紅蓮也是天地至寶,只是時日尚短,可能不是白蓮的對手,但是有盜空從旁協助,應該問題不大!

  靜初的業火紅蓮向空中飛入,火焰熊熊燃燒,與白蓮碰撞,兩躲蓮花互不相讓,這時候盜空再次祭出星陣圖,無數的星光化成絲線將白蓮捆綁,硬生生的把白蓮拉回地面!

  到地面以后,修羅以自身的強大佛力暫時將白蓮封印,失去了白蓮的了凡心中更是沒底,這個金甲戰士攻擊力強,速度又快,而且身上的金甲也不是凡品,根本打不動。

  了凡隱忍了這么多年終于走到今天,差點就成功了卻被這個龍玄攪黃了,越想越來氣,一怒之下咬破舌尖,一口心血噴在八寶金蓮上。

  八寶金蓮一分為二,二分四,四分八將金甲戰士團團圍在里面,這八尊金蓮之中雖然有七尊都是幻化出來的,但是在了凡心血的加持下,那幻化出來的七尊八寶金蓮也有與本尊想差不多的威力!

  金甲戰士手上的寶劍開始瘋狂的吸收天地靈氣,火焰在劍身上燃燒起來,隱約中仿佛有一個聲音在空中回蕩,“歸來吧……”

  那血紅色的寶劍就像飽飲了鮮血一樣,顏色更加的鮮紅,連周圍的空間都被染上一層血液的顏色,那八尊金蓮毫無保留的釋放力量!

  刺眼的金光照得人眼睛快要失明了,離得最近的若水被這強大的力量波及,重重的摔在地上,金甲戰士現在八尊金蓮的中央,威力更是巨大。

  就在大家都以為金甲戰士就這樣被消滅的時候,血紅色的光芒從那刺眼的金光中鉆出來,那仿佛能吞噬一切的殺意再次奔向了凡,了凡眼中滿是不干,身體越來越干癟,失去了所有的靈氣!

  金甲戰士的寶劍從胸口刺穿了了凡的身體,那血紅的寶劍將了凡的精血都吸收干凈,連他那一身修為也被寶劍吸收!

  了凡至死都心有不甘,本來已經勝券在握卻莫名其妙的被殺,誰能甘心!

  這一切之后,金甲戰士仿佛失去了意識,從天空落下來,同時身上的金甲不斷消失,慢慢的恢復道龍玄原本的模樣,赤身裸體的躺在地上不省人事!

  若水趕緊抱住龍玄,眼淚不斷往下流,這時候已經顧不得男女授受不親了!盜空來到身前,把手搭載龍玄的手腕上!龍玄現在的身體雖說有些虛弱,但是一切都很正常,并不像重傷之后的樣子,盜空有些想不通,不知道龍玄現在到底是怎么回事!

  修羅也跟了過來,做出了跟盜空同樣的判斷,若水一時半會也不知道該怎么辦!水含笑在一旁看著有些心疼,龍玄曾經也是她心中摯愛,看到現如今這般景象怎么們不傷心,只是還未達到若水那種程度,可能是因為她不夠愛龍玄吧,水含笑心中這樣想著!

  了凡已死,剩下的只有千面閻羅,有盜空在這里,千面閻羅最得意的速度和易容術都沒有用,而且修羅也被渡化,就在這里根本沒有機會拿到八寶金蓮!

  靜初收起金蓮與、定海珠與混沌天燈和四方金玲,一切已成定局,白蓮和了凡已死,剩下的就是要重建佛門圣地!

  一年后……

  佛都再次恢復往日榮耀,小雷音寺更加的輝煌,紅塵街也搬了回來,佛門終于渡過了這一劫,這都要感謝龍玄,可是這一年來龍玄一直沒有蘇醒,大家試了各種辦法,都沒有用!

  這一日是小雷音寺的大典,大家推舉靜初為小雷音寺的新一任方丈,靜初心中有些苦悶,這么長時間以來,靜初和花想容之間已經有斬不斷的聯系,若是現在接任了小雷音寺方丈,以后與花想容就真的形同陌路,不再是一個世界的人。

  花想容一直沒有離開釋厄城就是在等,等靜初回心轉意,放棄這個小雷音寺的方丈之位,與她一起浪跡天涯,可是到最后,靜初還是選擇了小雷音寺,因為這里是他的家,有他的師父和眾兄弟,有他心中的理想,世間安得兩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

  在靜初繼任方丈的那一天,小雷音寺大雄鐘聲陣陣,靜初的聲音從大雄寶殿傳出來:“祈請十方諸佛菩薩為弟子見證,弟子靜初今天正式皈依佛門,接受五戒 ,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皈依佛不墮地獄,皈依法不墮惡鬼,皈依僧不墮旁生。皈依佛竟,皈依法竟,皈依僧竟。盡形壽不殺生、不偷盜……

  從花想容離開了小雷音寺,就這樣慢悠悠的一邊走一邊欣賞這佛都附近的風景,臉上帶著笑容,好像沒有什么事情能令她傷心!

  突然心中劃過一絲失落,緊接著淚水一發不可收拾,花想容蹲在地上,把頭埋在手臂之中,沒有聲音卻痛徹心扉,有人把哭分成三類,虛情假意的哭有聲無淚,情真意切的哭是聲淚俱下,最傷心的哭是有淚無聲,那種傷心是撕心裂肺的,泣不成聲!

  花想容這種應該就是第三種傷心,蹲在路上久久沒有起來,地上已經被哭濕了一片,這時候空中傳來一個聲音:

  “阿彌陀佛!佛法不二,佛不分是非,不分喜悲,佛見有緣的教他渡化,見無緣的教他輪回。后來佛見你了,佛二了,佛更不分是非了,你是便喜,你非便悲,從此你就是佛法了,佛不普度眾生了,佛頹了,佛被你普度了,但是佛歡喜了。”

  花想容抬頭一看,靜初正在看著她,臉上有藏事不住的幸福,龍玄多次邀請靜初還俗,靜初都沒有答應,現在為了一個花想容,靜初背棄了自己那一心向佛的誓言,但是卻更加歡喜了,心境也提升了不少……

  花想容一下跳入靜初懷中,深情的激吻,引得旁邊路人紛紛搖頭:

  “真是世風日下啊,和尚都開始談戀愛了……”

  “哪來的和尚,調戲良家婦女……”

  “放開那個女孩,有本事沖我來……”

  花想容和靜初沒有機會世俗的目光,幸福而去,天空中靜歡笑道:“看師兄如此幸福,貧僧都有些羨慕了……”

  一旁的修羅說道:“作為小雷音寺的方丈,怎么能說出這樣的話,心經有云,空即是色,色即是空……”

  若水帶著昏迷不醒的龍玄離開了這是非之地,千面閻羅任務失敗,回到天門領罪,若水作為千面閻羅的下屬,自然也難以幸免,好在只是罰她面壁思過,若水帶著龍玄來到他們兩個初次相見的地方,那個竹林中!

  雖然龍玄一直昏迷不醒,但是只要能陪在他身邊,若水也就夠了,水含笑和段天涯也時長來看他,這期間找了很多名醫,但是對于龍玄的病情都毫無辦法!

  若水到時無所謂,反正就這樣陪著他也挺好的……
江西快三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