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島 > 龍玄傳奇 > 第一百二十四章 魔尊出手

第一百二十四章 魔尊出手

  “我的空靈之眼能夠看破一切的陣法幻術,但是對于機關之術卻無法識破,龍玄肯定也知道這一點,所以這一路機關肯定很多,我會親自跟隨先頭部隊,盡可能的掃除這些機關!”

  悟天帶領手下的二十人和七殺一起率先出發,一路上小心翼翼,但是七殺還是失算了,龍玄并沒有完全設置機關,而是陣法與機關隨機安放,毫無規矩可循,就連龍玄自己也不知道那里是陣法,哪里是機關!

  七殺的空靈之眼雖然能看透陣法,卻會被莫名其妙出現的機關圍困,悟天的人突然陷入一陣漩渦之中,緊接著各種喝完的攻擊從四面八方殺來,悟天手上的棒子變換形狀,把他們保護在里面。

  他們眼前是一個不停旋轉的圖片,人若是盯著看,世間長了便會產生幻覺,悟天研究了一會,收回棒子,向前方走去,整個人竟然穿上而出!

  其余人也一同出來,這座不過是一般的幻陣,但是在幻陣之下還有機關,所以才會造成大家被關進小黑屋的感覺!

  龍玄知道積雷山高手眾多,布置大型的陣法不但耗費人力財力,還會耽誤大量的時間,這個時候布置一些小型的迷陣和機關反而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這些機關幻陣雖然殺傷力不大,但是數量很多,再加上積雷山眾人的猜疑,這些小型機關和幻陣便能起到最大限度的拖延世間的作用!

  悟天帶著先頭部隊就像工兵一樣排除路上的機關陷阱,而風淮的部隊已經抵達了忘塵谷,這個地方距離古墓還有兩百里,而且是到達古墓的必經之地!

  龍玄說道:“以我們目前的兵力,就算到達古墓也不一定能打的過他們,這忘塵谷易守難攻,可謂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不如就在這忘塵谷布防,只要將積雷山的人攔截在忘塵谷之外,我們就有很大的勝算!”

  風淮說道:“忘塵谷雖說易守難攻,但是畢竟兵力不足,就算是死守也撐不了太長時間,還是晚另想辦法!”

  “這件事我想過了,咱們在忘塵谷布下陣法,連空中也不要放過,盡量拖延世間,然后我帶著一部分人趕往古墓,只要能找到進入古墓的辦法,這場戰爭就算贏了一半了!”

  風淮跟大家商量一下龍玄的建議,沒有人反對,這是目前最有效的辦法了!既然主意已定風淮這幾天派人布置陣法和機關,龍玄則帶著風念和馬騰云還有部分人馬留守在這里!

  靜初和花想容也想一起去古墓,但是風淮這邊也確實缺人手,只好先留下來幫忙!

  七殺看著這一帶的地圖說道:“以我推測,龍玄一定會在忘塵谷設防,然后另外帶人趕往古墓,尋找進入古墓的辦法,咱們雖然人多勢眾,但是不能渡過忘塵谷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進入古墓,所以還是要想辦法!”

  “先生有什么好辦法?”

  七殺想了想說道:“要去尋找進入古墓的辦法,龍玄必定要親自前往,這樣我的空靈之眼就能發揮作用,我的山河社稷圖能夠幻化一個真實的世界,我會用山河社稷圖幻化出一個世界投影,與真正的忘塵谷重合,然后大家進入山河社稷圖,然后再利用我的空靈之眼制造幻象,這樣,就算風淮在忘塵谷布下陣法,只要不見到我們是絕對不會啟動的,到時候憑借山河社稷圖的力量就可以最快的帶領我們穿過忘塵谷,變被動為主動!”

  “既然先生已有對策,咱們事不宜遲,趕緊動手吧,要是被他們奪得先機,魔尊大人那里也不好交代!”

  “這個方法需要你對我絕對的信任,我會將諸位以及麾下全部兵力封進山河社稷圖之中,等到過了忘塵谷再放諸位出來!”

  大家商量之后決定相信七殺,七殺祭出山河社稷圖,然后積雷山的八萬人馬全部收進山河社稷圖之中,七殺一人帶著山河社稷圖直奔忘塵谷,來到忘塵谷邊,七殺額頭閃出一道白光,然后整個人消失不見,沖向忘塵谷!

  七殺還是小看了龍玄,龍玄離開的時候將自己的太極圖留在了這里,供風淮布陣之用,而且還有靜初在這里,靜初雖然沒有空靈之眼,但是佛門六神通之一的佛眼對七殺的幻術也有一定的克制作用!

  就在七殺越過忘塵谷的瞬間,太極圖引來天道圣威,超七殺射過去,七殺大驚,山河社稷圖同樣射出一道光芒與太極圖碰撞!

  風淮一聲令下,陣法啟動,這座陣法是為了積雷山的八萬將士準備的,叫做千星演武圖,上方是風淮的生死輪回盤,隨著巨大的生死輪回盤轉動,萬千星光從天而降,撞擊在七殺身上,七殺盤腿而坐,身體化作一道光柱,聯通天地!

  這一招龍玄也曾用過,叫做谷神不死,沒想到七殺也煉成了這一招,星光過后,七殺好端端的站在那里,竟然沒有絲毫的損傷!靜初感覺到一絲不對勁,睜開佛眼,那個七殺竟然也是幻象!

  龍玄第一次使用谷神不死,就是跟靜初在一起,當時龍玄用完之后,整個人都快要陷入虛脫狀態,而眼前的七殺確像沒事人一樣!靜初的佛眼射出一道金光,將七殺的幻象沖散,在看去,七殺已經過了忘塵谷,直奔古墓而去,風淮趕緊下令追趕,自己率先和靜初花想容兩人沖過去!

  七殺也是聰明絕頂,能夠看透龍玄的布局,本來想用忘塵谷阻擋他們一些時日,卻沒想到所有的布局都沒有作用。

  七殺沒有放出眾人,他一個人帶著山河社稷圖反而更快,這時候的龍玄已經到達古墓多時,卻沒有想到破解之法,正在龍玄苦思冥想的時候,身后的七殺已經殺過來,龍玄將古墓上的符號記下來,避開七殺!

  這時候七殺手上的山河社稷圖一陣耀眼的光芒,八萬人馬瞬間從山河社稷圖中出來,而這八萬人身后,便是風淮的五萬部隊!

  在風淮的身后,就是流火神隱堂的暗殺高手,風淮現在可以說是腹背受敵,牛勁說道:“現如今你們已經毫無勝算,不如就此退出,否則將會損失慘重!”

  風淮冷笑:“就憑你們的實力就想讓我退出,未免太自不量力了,你真的以為我風淮只有這五萬人馬嗎?”

  隨著風淮話音落下,在古墓的另一個方丈殺來許多人馬,打的正是神農炎氏的旗號,人數眾多,估計有十萬之眾。

  七殺沒想到神農氏正和天門開戰,卻還能拿出如此大批的部隊,七殺空靈之眼睜開,發現這些人都是真實的,并不是幻象,本來處于劣勢的風淮瞬間反敗為勝,占據主動權,隨著風淮一聲令下,雙方人馬在這古墓之前展開廝殺,一時間血光四起,哀嚎不斷!

  魔教與這些名門正派之間已經很久沒有出現過如此規模的大戰,看著著滿地的碎尸,龍玄不禁感覺戰爭的殘酷,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積雷山的人被包圍,本就士氣低落,再加上風淮一邊有神農氏的幫忙,那些傷員用不了多長時間便能重新投入戰斗,這讓積雷山如同雪上加霜,牛勁帶著眾人朝著一個方丈突圍,七殺怒視龍玄,心存不甘!

  風念飛到上空,傳來伏羲琴悠揚的琴聲,那些最具殺傷力的神隱堂暗殺高手被伏羲琴迷惑,幸虧他們意志堅定,否則這次神隱堂怕是會全軍覆沒!

  流火那叫一個心疼,經過幾百年才能訓練一批這些殺手,這一次就損失了一半,對風念更是恨得咬牙切齒!

  大戰持續三天三夜,最終牛勁帶人突圍出去,八萬人馬最后只剩下了兩萬多,別提多心疼了!風淮一邊也不好過,原本的五萬人馬損失了一萬多,炎雨的神農氏也損失一萬多!

  就在大家清點傷亡的時候,天空突然一聲龍吟,隨后龍玄等人感覺像是一座大山壓下來,許多人開始口吐鮮血,連龍玄也感覺頭暈目眩,急忙祭出太極圖,抵擋這層重壓,生死輪回盤、翻天印、二十四顆定海珠、伏羲琴、青萍劍、七禽五火扇等等法寶紛紛祭上天去,即使如此自然有很多人在這重壓下吐血身亡!

  不一會的時間風淮這邊已經被殺了一半,這時候天空傳來一個聲音:“爾等殺我門下弟子眾多,我今日出手不過小施懲戒,再有下次,定讓你全軍覆沒!”

  龍玄聽出這是魔尊的聲音,真是不講理,雙方交戰,卻不允許殺人,難道要縛起手任人宰割嗎,這也太護犢子了!這種事也就只能在心中想想,誰敢向魔尊挑戰呢?就憑剛才魔尊的那一招,天下又有幾個人能扛得住,被魔尊這一鬧,這邊死傷加倍,就連龍玄等人也是身受重傷。

  這一戰其實神農氏并沒有出動這么多人,只有炎雨和手下百余名親兵,這十萬將士其實都是伏羲氏暗自調動自己的人馬,故意裝成神農氏,以增強自己一方的士氣,同時完成兩大世家聯手的假象,這樣積雷山的人就會更加的士氣低落,誅人先誅心,無心作戰的部隊自然更容易敗亡。

  未完待續……
江西快三计划网页版